福布斯中国新版网站试运营中,如需浏览旧版福布斯中国,请点击
登录 注册 投稿 APP下载

8902019年11月22日

路威酩轩之路:千亿富豪掌门人阿尔诺的金色征程

作者:Forbes China

文/Susan Adams

图片来源:Jamel Toppin for Forbes

 

“伯纳德·阿尔诺激励了我。”谢伦·巴伯尔表示。

在秋季时装周的高潮期间,38岁的他从洛杉矶来到巴黎旺多姆广场富丽堂皇的路易威登专卖店,向他的偶像、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的主席及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又译伯纳德·阿诺特)致敬。巴伯尔的装束颇为引人注目。他一头紫红色与黄色相间的短发,头发表面还画着黑色美元符号,牙齿套着一个绿色的支架,脖子戴着不锈钢链子,上面还挂着几把路易威登的行李锁。“去年我在路易威登上花了几十万美元,”他说。巴伯尔靠为Migos和波兹·马龙(Post Malone)这样的音乐明星定制造型,因此收入可观。在他的最新视频《圣特罗佩》(Saint-Tropez)中,波兹·马龙戴着巴伯尔制作的胸牌,而胸牌是黑色皮革和路易威登手袋的混合体。谈到阿尔诺,巴伯尔宣称:“他一手定义了现代奢侈品。”

“这是一座最特别的路易威登大楼,你可以看到这个品牌的整个宇宙。”阿尔诺说起旺多姆广场的商店时说,他的英语带有明显的法国口音。这个门店两年前开放,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博物馆和私人俱乐部的混合体。路易威登的一系列产品陈列在闪闪发光的玻璃橱窗里,并巧妙地摆放在货架上。带有玻璃栏杆的大理石楼梯通往四楼的一间私人工作室,六名女裁缝为Lady Gaga和艾玛·斯通等名人定制服装。阿尔诺说:“我曾经深入参与设计工作。”

位于巴黎旺多姆广场的路易威登专卖店是为了向1854年在附近开第一家店的路易威登创始人致敬。(图片来源:Louis Vuitton Malletier)

 

他对自己顶级品牌的关注如痴如醉,尤其在意这家企业集团的提款机——路易威登。据分析师称,路威酩轩在2018年的收入为540亿美元,路易威登贡献了近四分之一的收入和高达47%的利润。(集团对旗下五大部门的财务状况进行了披露,但对旗下各个品牌的财务状况却没有披露。)路易威登的手袋、服装和配饰的选择是经典与现代不断变化的混合体,该公司从不做大路货,也不打折。比如,来自哈莱姆区的29岁艺术家莎芭拉拉·塞尔弗(Tschabalala Self)以Capucines手袋为基础,设计了一款带有嵌花图案蓝绿色皮革限量版手袋,售价8,600美元。39岁的美国人维吉尔·阿博罗(Virgil Abloh)是路易威登的新男装设计师。今年年初,他首次推出了在黑暗中发光的手袋,用光纤将路易威登的标识照亮,颜色如彩虹一般,引起了轰动。

“为什么像路易威登和迪奥这样的品牌如此成功?”阿尔诺问道。“它们有两个可能反差的方面:它们是不受时光影响的,(同时)也是现代感最极致的表现……就像水火一般。”

这种反差为路威酩轩带来了创纪录的销售额和利润。路威酩轩旗下有70多个品牌,包括芬迪(Fendi)、宝格丽(Bulgari)、唐培里侬(Dom Pérignon)和纪梵希(Givenchy)。销售额和利润反过来又推高了路威酩轩集团的股价,该公司股价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上涨了近两倍。阿尔诺和他的家族拥有公司47%的股份,现在他的身家是1,020亿美元,比2016年多680亿美元。他是全世界第三富有的人,仅次于杰夫·贝索斯(1,100亿美元)和比尔·盖茨(1,060亿美元)。

70岁的阿尔诺还远未满足于自己的成就。10月下旬,路威酩轩集团主动提出以145亿美元收购拥有182年历史的美国珠宝商蒂芙尼。如果交易成功,这将是阿尔诺至今最大的一笔收购。他表示:“如果你将我们与微软相比,(我们)规模很小。”事实上,路威酩轩集团2,140亿美元的市值远远落后于软件巨头微软1.1万亿美元的市值。“这仅仅是个开始,”阿尔诺说。

阿尔诺的出身法国北部工业区,那里与他现在所处的奢华环境相去甚远。他的第一个爱好是音乐,但他没有成为音乐会钢琴家的天赋。相反,他1971年从法国一所精英工程学校毕业后,加入了祖父在鲁贝市创办的建筑公司,父亲当时就在公司任职。

同年,他与纽约一名出租车司机的一次交流在他的心中播下了路威酩轩集团的种子。阿尔诺问司机是否知道法国总统乔治·蓬皮杜。“不知道,”司机回答,“但我知道克里斯汀·迪奥。”

25岁时,阿尔诺接管了家族企业。弗朗索瓦·密特朗1981年成为法国总统后,阿尔诺搬到了美国,并试图在那里建立一个分部。但他的野心远没有停留在建筑领域。他想要的是一个可以扩大规模的企业,一个有着法国根基、国际影响力的企业。

1984年,当得知克里斯汀•迪奥要出售时,他出手了。迪奥的母公司是一家名为布萨克的纺织和尿布公司,当时已经破产,法国政府正在寻找买家。阿尔诺拿出了1,500万美元的家族资金,拉扎德(Lazard)则提供其余资金,凑齐了8,000万美元收购价。据报道,他当时承诺要振兴公司,保留工作岗位,实际却解雇了9,000名员工,并出售了大部分业务,获得了5亿美元的收入。批评人士对他的厚脸皮感到反感,这种做法似乎更像美国人,而不是文雅的法国人。媒体后来将阿尔诺称为“披着羊绒大衣的狼”。

阿尔诺的下一个猎物是迪奥的香水部门,该部门已经卖给了路易威登酩悦轩尼诗。公司的品牌负责人之间的争斗给了他一个机会。首先,他与皮具公司路易威登的老板合作。路易威登的创始人曾为拿破仑三世的妻子尤金妮皇后定制皮箱。阿尔诺帮助路易威登的负责人赶走了酩悦的首席执行官,结果也把他赶走了。到1990年,他又一次得到了拉扎德的支持,并利用来自布萨克的资金,控制了这家公司,其中包括法国著名的香槟制造商酩悦香槟,以及可以追溯到1765年的法国干邑白兰地生产商轩尼诗。

阿尔诺在拿下路易威登酩悦轩尼诗之后,又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了欧洲在时尚、香水、珠宝和手表、高档葡萄酒和烈酒等领域的领先企业。自2008年以来,路威酩轩集团已经收购了20个品牌,品牌总数达到79个。2011年,该公司斥资近50亿美元收购了意大利珠宝商宝格丽,交易主要以股票进行。两年后,它以据报道2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精细羊毛供应商诺悠翩雅(Loro Piana)。阿尔诺最近的一次收购发生在今年4月,当时路威酩轩集团斥资32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伦敦的酒店集团贝尔蒙德(Belmond)。贝尔蒙德旗下的豪华酒店包括威尼斯的Cipriani酒店、豪华列车线路东方快车以及博茨瓦纳的三家超豪华游猎酒店。

 “伯纳德•阿尔诺是个征服者,而不是创造者,”一位接近布萨克交易的银行家表示。

阿尔诺并非每一次征服都成功。2001年,为了争夺意大利著名时尚品牌古驰的控制权,在媒体口中的“手袋战争”中,他输给了法国奢侈品竞争对手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路威酩轩集团采用了对冲基金惯用的秘密策略——以现金结算的股权互换——秘密收购了爱马仕17%的股份。这家拥有182年历史的公司生产精美的丝巾和标志性的铂金包。爱马仕与阿尔诺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斗争于2017年结束,爱马仕击退了阿尔诺,路威酩轩放弃了爱马仕的大部分股份。

仔细一看,阿尔诺那光彩照人的外表就像一套盔甲。9月下旬一个阴天的周五上午,他穿着一系列路威酩轩旗下品牌的服装,包括Celine的细条纹西装、诺悠翩雅的海军蓝领带、Berluti的黑色皮便鞋,以及迪奥的白色袖扣衬衫,衬衫胸口下方就绣着他名字的首字母。他身材修长,身高6英尺1英寸,每周打4个小时的网球来保持健康,有时和朋友罗杰·费德勒一起打。他说:“正如你看到的,我尽量不变胖,而且我经常运动。”

这些比赛是他从工作狂式的日程中唯一的休息。在他位于巴黎左岸时髦的第七区的17世纪宅邸里,他每天早上6点半就开始工作——听古典音乐,浏览行业新闻,给家人和品牌主管发短信。他说:“我每天早上脑子里想的是,一个品牌的吸引力在十年后应该同样强大——这是我们成功的关键。”到了早上8点,他就在蒙田大道22号的办公室里,一直呆到晚上9点。有时候,他会暂停工作20到30分钟,去9楼办公室楼下大厅的一个房间,在那里弹奏雅马哈三角钢琴。

阿尔诺最喜爱肖邦的作品,经常在一架雅马哈钢琴上弹奏。钢琴所在的房间就在他位于9楼的办公室不远。(图片来源:Jamel Toppin for Forbes)

 

“他每天工作24小时,”现年44岁的戴尔芬·阿尔诺(Delphine Arnault)说。他是阿尔诺第一次婚姻的长子以及路易威登的执行副总裁。“当他睡觉时,他会梦到新的想法。”

每到周六,他就在自己的零售商店里转悠,重新安排手袋的陈列,并向店员提出建议。他在一个上午可以参观多达25家商店,包括竞争对手的门店。“这是一种仪式,”他25岁的儿子弗雷德里克(Frédéric)说。弗雷德里克在路威酩轩集团旗下的顶级手表品牌泰格豪雅工作。

阿尔诺把他门店巡访的细节转达给了旗下顶级品牌的负责人。他最近提醒路易威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伯克(Michael Burke),一款售价2,480美元的Onthego手提袋——新款的“必卖不可”产品——在旺多姆广场商店无货。自1980年以来一直与阿尔诺共事的伯克表示:“当太多库存单位售罄时,他会抱怨。”

一个月至少一次,阿尔诺会乘坐他的庞巴迪飞机去他帝国的某个角落。今年10月,他访问了德克萨斯州的小镇基恩,在那里,他和唐纳德·特朗普为路易威登新开的两家工厂中的第一家剪彩。这两家工厂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创造1,000个就业岗位(该品牌已经在加州开设了两家工厂) 。“我不是来评判他的各种政策的。我没有政治角色,”阿尔诺对记者说。尽管如此,这一事件还是在他的团队中引发了一些争议。路易威登的女装艺术总监尼古拉·盖斯奇埃尔在Instagram上写道:“作为时装设计师,我拒绝与这种事扯上关系”,并且加上了批评特朗普和反对恐同的标签。阿尔诺没有回应盖斯奇埃尔的讽刺。

10月下旬,阿尔诺、伯克和迪奥首席执行官皮埃特罗•贝卡里(Pietro Beccari)计划飞往首尔参观商店,其中包括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设计的路易威登新店。这是路易威登第六个开设画廊的商店,画廊将展出由路威酩轩资助的路易威登基金会所收藏的众多作品。路易威登基金会斥资1.35亿美元兴建的巴黎博物馆(也由盖里设计)的藏品也会轮流展出。

尽管路威酩轩集团的足迹遍布全球的4,590家门店,但它的开店和关店往往既取决于每平方英尺的销售额等传统衡量标准,也取决于阿尔诺的直觉和周围的环境。在中国这个路威酩轩集团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为了控制扩张速度,他限制了路易威登门店的数量。

去年,路易威登关闭了美国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的一家门店,因为附近的商店、餐厅和停车场不够豪华。阿尔诺曾多次造访香榭丽舍大道上的一处房产。数据表明,此处先前租下此处的商家的销售额惨淡。但是,他依旧批准在凯旋门附近新开一家迪奥专卖店(今年7月开张)。“他会督促你真正去给问题下一个定论,”迪奥首席执行官贝卡里表示,“他想挑战你,这是他的策略。”

让对手难堪是另一项策略。当前,服装品牌正在环保意识方面进行竞争。他则于7月宣布与英国时装设计师斯特拉·麦卡特尼合作。斯特拉·麦卡特尼是保罗·麦卡特尼的女儿,长期以来一直在宣传自己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努力(她表示拒绝在自己的系列运动鞋中使用胶水,因为它是由煮熟的动物器官制成的)。阿尔诺邀请麦卡特尼担任他的“特别顾问”。麦卡特尼于2018年结束了与皮诺家族的开云奢侈品集团(古驰的母公司)长达17年的合作关系。麦卡特尼接受了,尽管路威酩轩集团决定继续用皮革和毛皮(以及胶水)生产产品。阿尔诺也没有加入由开云集团牵头,由包括香奈儿、爱马仕、快时尚巨头H&M甚至麦卡特尼在内的32家服装制造商签署的“时尚协定”,这些制造商都承诺要降低碳排放。

随后,阿尔诺在巴黎时装周期间做出了自己的一系列环保姿态,当时媒体聚集在巴黎报道时装秀。在周二的迪奥时装秀上,模特们在一个装饰着170棵树的舞台上走秀,树木则放置在装有土壤的麻袋中。媒体被告知,本次活动的主题是可持续发展,活动的电力是由菜籽油驱动的发电机提供的。第二天晚上,路威酩轩集团在公司总部的一个礼堂里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的活动,有50名记者参加。阿尔诺和十名路威酩轩品牌负责人轮流站在一个灯光明亮的舞台上,宣读他们对环境管理的承诺。他们的演讲中穿插着精心制作的视频,其中有模特昂首阔步地走猫步,有在蒙古大草原上嬉戏的山羊。

活动进行到一半时,有人请阿尔诺谈谈他对16岁的格里塔·桑伯格等年轻气候活动人士的看法。“我是一个天生的乐观主义者,”他说,“不像格里塔,她有一个大问题,她的信息中含有大量的悲观情绪,却没有任何真正的解决方案。”

对于一个企业巨头来说,他宁愿不去被问题束缚手脚,这并不奇怪。“他不喜欢听到‘不’这个词,”《Vogue》资深编辑安娜·温图尔说,“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字。”无论是竞争对手、收购目标,甚至是环保捍卫者,他都不想从他们那里听到这个字。

麦卡特尼是他合作的众多名人之一。2017年,路威酩轩与流行歌手蕾哈娜联手推出了化妆品系列Fenty Beauty,通过旗下零售美容连锁店丝芙兰的2,600家门店销售。阿尔诺说,Fenty的产品受众广泛,它的粉底霜有40种肤色可供选择,而且Fenty的创始人在Instagram上有7,700万名粉丝,这个部门今年的销售额将达到5.5亿美元。他认为,路威酩轩与蕾哈娜5月合作推出的服装系列Fenty Fashion也会取得类似的成功。“她带来了一种不同的时尚视野,”阿尔诺说。“从长远角度讲,能和千禧一代产生共鸣是件好事。”

为了让自己的品牌跟上时代,他还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在两次婚姻中所生的五个孩子,其中四个在路威酩轩集团工作:戴尔芬,44岁;安东尼,42岁;亚历山大,27岁;弗雷德里克,25岁。据亚历山大说,最小的孩子吉恩 21岁,很可能在毕业后加入公司。

13个月前,弗雷德里克•阿尔诺开始担任瑞士手表品牌泰格豪雅的战略与数字总监。上任不久,他在吃饭时向父亲提出了一个想法。为了增强该品牌的智能手表对高尔夫球手的吸引力,他想收购一家法国初创公司FunGolf,这家公司开发了一款应用程序,可以提供39,000个球场的详细地形数据。玩家可以用它来测量自己离沙坑或果岭有多远。“并购部门的人认为我疯了,”弗雷德里克说。但当他向父亲提出这个想法时,“他说,‘去做吧。’”

阿尔诺经常光顾巴黎办公室附近的LV专卖店。 (图片来源:Jamel Toppin for Forbes)

 

亚历山大•阿尔诺表示,伯纳德很快就批准了亚历山大牵头的家族投资工具阿尔诺集团的科技交易,包括对Spotify、Slack、Airbnb、Uber和Lyft的投资。然后,在2016年,他说服路威酩轩集团斥资7.19亿美元收购了拥有121年历史的德国箱包制造商日默瓦(Rimowa)80%的股份(这个品牌受到了大卫·贝克汉姆和安吉丽娜·朱莉等一线明星的青睐)。亚历山大后来领导该品牌与美国滑板品牌Supreme等为消费者熟悉的品牌展开了产品合作。

与此同时,六年前成立的路威酩轩年轻时装设计师大奖则由戴尔芬负责,该奖项每年从成千上万的申请者中选出一名设计师。路易威登的维吉尔·阿博罗是2015年该奖项的决赛选手(2009年,他曾与朋友坎耶·韦斯特在Fendi实习)。路威酩轩集团在巴黎的Station F启动了一个加速器项目,为多达50家有前途的奢侈品行业初创企业提供支持。Station F是法国亿万富豪泽维尔·尼尔的创意,而尼尔碰巧也是戴尔芬的长期伴侣。

那么,阿尔诺的后代如何看待他们中谁有一天可能领导公司呢?他们好像读了同一个剧本,都回避了这个问题。“我们的父亲很年轻,”戴尔芬说。“他还会再工作30年,”亚历山大说。“我不认为他会停下来,”路威酩轩集团企业公关主管、Berluti首席执行官安东尼表示。弗雷德里克说:“这不是我们要考虑的话题。”“我们希望他能在这个职位上呆得越久越好。”

“人们总是问我(这个问题),”阿尔诺说。“对集团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找到最好的人选。我们会看看这个人选是来自家族内部还是家族外部。”他要工作多久?“我还没有决定,”他回答道

尽管他不愿透露自己最可能提拔哪个孩子,但他渴望谈论他们的才能。他在他的iPhone 11上展示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弗雷德里克正在弹奏李斯特奏鸣曲,准备在巴黎郊外的一个音乐节上与母亲一起举办一场音乐会。59岁的加拿大钢琴家海琳·梅西尔-阿尔诺是一名独奏者和室内音乐家。“就像一个专业人士,”阿尔诺这样评价弗雷德里克的技巧。“我没有他那样的演奏本领。”

至于兄弟姐妹之间的竞争,阿尔诺和他的孩子们描绘了一幅家庭和睦的画面。兄弟姐妹们经常在周六和父母一起吃午饭,8月份的某个时候他们都会在圣特罗佩的阿尔诺宅邸度过。只有弗雷德里克承认,在网球场上会出现不和。“情况可能会变得相当紧张,”他说。“我们的父亲非常好胜。他不喜欢失败。这是他传递给我们的。”与家族关系密切的人,没有人会对继承做出公开预测。但一位长期观察人士表示,当阿尔诺最终交班时,“将上演一场‘权力的游戏’”。

阿尔诺对未来的看法则大不相同,他相信,自己关系紧密的家族控制着集团,将在未来几年为路威酩轩集团带来优势。在他看来,他面对的不仅是奢侈品行业的竞争对手,还有全球巨头。他称微软是一家“美丽的公司”,但指出盖茨只持有少量股份。“长期来看,他不会一直在那里,”他若有所思地说道。

在宣布自己对企业集团的愿景之前,他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在某种程度上,我不应该这么说,因为你可能会认为我自命不凡,”他说。但随后他又表示:“(路威酩轩)是一座法国纪念碑。因为它在全世界代表了法国。人们对路易威登、克里斯汀•迪奥、唐培里侬、白马庄园的名字如数家珍。也许他们也知道拿破仑?戴高乐将军?从长远来看,我们认为这个集团要由一个法国家族控制,这很重要。”

 

译 Stephen 校 Joe 李永强


本文为福布斯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可能感兴趣

loading...

扫一扫下载APP

时时彩网站制作